• <code id="beexj"><ol id="beexj"></ol></code>

    <meter id="beexj"></meter>
        <acronym id="beexj"><form id="beexj"></form></acronym>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廣場 > 省際交流

        [廣東]舉辦弘揚好家風活動 分享家風故事傳承家庭美德

        來源:中國文明網

        時間:2019-08-05

          穿上婚紗禮服,乘“婚車”巡游,拍下留念照……8月3日,一場特別的金婚銀婚活動在廣東迎賓館舉行。除此之外,這些恩愛夫妻還做了一件事——他們以親身經歷向親朋好友一起分享家風故事,品讀家書經典,傳唱家風歌曲……

          

        金婚銀婚活動現場。

          據了解,該活動為廣州市老齡辦主辦的2019“我的祖國我的家·弘揚廣州好家風”活動。活動從全市鉆石婚、金婚、銀婚上百對的夫妻里挑出10對有故事、有代表性的夫妻代表,他們結合時代變遷的大背景講述自己的家風故事,重溫風雨同舟、相濡以沫的愛情親情,傳承尊老愛幼、擔當責任的家庭美德。

          

        乘車巡游的夫婦

          好家風故事選

          故事1

          青梅竹馬“拜堂”60年

          魏寧斯和梁琬玢夫婦結婚已經41年,5歲便相識,兩人是小學同學,也是近鄰,因此經常一起玩。但魏生笑稱兩人拜堂超過了60年,原因是兩人幼年時曾模仿《南海潮》里面的“拜堂”情節。

          由于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并十分了解對方,后來兩人便踏入談婚論嫁的階段。結婚不易,兩人當時收入并不高,只能不斷存錢去購買結婚用品,足足用了一年的時間,兩人才正式登記結婚。

          玢姐說自己是直腸子,魏生說自己也會脾氣暴躁,爭吵是難免的,大家擺觀點說清楚。面對玢姐,魏生更多會包容,他說:“在外做大佬,在家只能做小的,她是我的領導。”今天吵架了,明天一起喝茶啰;因為退休都一起去了合唱團,即使吵架了,晚上還是會一起練歌,歌唱完了,氣也消了。

          故事2

          “有手有腳沒有熬不過來的日子”

          陳世韜和鐘仕玲夫婦結婚已38年。以前韜哥每天晚飯后都會從桂花崗踩一個小時的自行車,去找住在海珠區的玲姐。由于當時提倡晚婚晚育,韜哥和玲姐談了八年的戀愛才結婚。

          韜哥是玲姐的初戀,玲姐覺得韜哥高大帥氣,最重要是老實。即使家里人旁敲側擊提醒,嫁給韜哥以后可能會很苦,甚至給她介紹一些家庭環境相對好的男士,玲姐都不為所動,還說“有手有腳沒有熬不過來的日子”。

          結婚當日,玲姐爸爸用“硬核”的態度表示反對,新人敬茶的時候躲在房間里,沒有現身。在其他親戚的幫助下,兩人完成了儀式。但韜哥不管是婚前還是婚后,都尊重長輩,家里有什么事情也是第一時間響應,所以老丈人也慢慢接受了他。

          20世紀90年代初,韜哥玲姐雙雙下崗,很困難。后來玲姐在高第街做個體戶,韜哥就再進廠工作,他們都愿意共同面對困難。玲姐脾氣很好,韜哥家務全包,所以玲姐也說韜哥是她“堅實的后盾”。玲姐說,艱難的日子過去了,現在大家都身體健康,十分滿足,十分幸福。

          故事3

          一顆小小花生 代表我們家的精神

          劉展明,非遺南乳花生第四代傳承人,是目前廣州市唯一一位南乳花生技藝非遺傳承人。盲公的叫賣聲可以勾起很多廣州人兒時的記憶,但這種聲音已經在廣州消失了近四十年。雖然現在也不會在街上叫賣了,但是劉展明依然希望能保留下來這種廣州傳統小吃,除了想留住味道,也想留住對媽媽的那份愛和思念。

          “為什么媽媽炒的花生特別好吃?我以前不懂,長大之后才慢慢明白,是因為用心。媽媽這份對生活的用心,就是我們家的‘傳家寶’。”劉展明說,媽媽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老師。她一直以身作則教育孩子,人生要靠自己來經營,不能偷,不能搶,再困難,也要靠自己的雙手,創造屬于自己的價值。

          有人會問,做南乳花生步驟復雜,明明賺不到錢,為什么還要堅持做呢?劉展明的答案也很簡單,因為媽媽。每次當他剝花生、炒花生時,都會想起媽媽的堅持,想起在那個艱苦的年代,一個女人,為了孩子,為了家,咬緊牙關去做工,義無反顧。“所以,我要把南乳花生傳承下去,我要把媽媽的精神傳承下去,傳給子孫后代。這顆小小的花生,代表的正是我們家的精神,很普通、很平凡,卻生生不息,把它落入地里,生根發芽,長出更多的果實。”

          故事4

          延安精神就是我的家風家教

          “我是一個出生在戰火紛飛年代的延安娃,能活到今天是萬幸了。我的父母在延安相守的歲月,讓兒女們學到了一生受用的延安精神。”陳芳芳女士的父親陳躍平從1947年起就從事黨的宣傳教育工作,直到2001年離休。

          陳芳芳家里的書柜里有父親留下的幾千本書,書內有父親劃下的圈圈點點,還有不同顏色的筆跡批注,都是多次翻閱后留下的痕跡。現在,后輩們翻閱這些書,就會回憶起父親學到老、干到老的干勁,獲得前進的力量。

          陳芳芳牢記父親的教誨,在中山大學哲學系畢業后,成為一名山區中學的女老師。要知道,之前住大城市的磚瓦樓房,有電燈、電話,如今在山區只能住泥巴屋、點煤油燈、用全校僅有的一部手搖電話,心理落差是相當大的。但陳芳芳還是時常想起父母的教導,這樣的生活堅持了6年,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

          如今,陳芳芳的兒女也在學習延安精神。陳芳芳女士是廣東省延安精神研究會的副會長,如今她的社會活動大部分圍繞對延安精神的宣講。因為她堅定地相信,延安精神不但是她的家風家教,也是推動全社會發展的精神食糧。

        原文鏈接:http://www.wenming.cn/dfcz/gd/201908/t20190805_5208904.shtml

        (責任編輯:劉思雨)

        • 0
          表情-挺你
        • 0
          表情-搞笑
        • 0
          表情-傷心
        • 0
          表情-憤怒
        • 0
          表情-同情
        • 0
          表情-新奇
        • 0
          表情-無聊
        • 0
          表情-路過
        你懂的免费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