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beexj"><ol id="beexj"></ol></code>

    <meter id="beexj"></meter>
        <acronym id="beexj"><form id="beexj"></form></acronym>

        當前位置:首頁 > 在線服務 > 文明網校 > 網上課堂

        中國書法的中和之道

        來源:光明日報

        時間:2019-08-05

        《九成宮醴泉銘》(局部) 圖片由作者提供

        《道因法師碑》(局部)圖片由作者提供

        《祭侄文稿》(局部)圖片由作者提供

          中國書法的基本法則是“立象以盡意”。“象”與“意”的追求,在“制器尚象”和“格物致知”這兩個古老概念中就有充分體現。“制器尚象”出自《周易》,它的意思是,制造的器物要體現人的思想觀念和審美情趣,要在具體的器物中寄托一種思想理論。比如,“天圓地方”就在器物中反復體現,我們從琴棋書畫里面即可以找到很多例證。“格物致知”出自《禮記·大學》。格物指的是接觸事物,了解認識事物;致知是通過分析事物而獲得知識、見解,形成一種理論認識。儒家傳統的看法認為:所有的事物都蘊含著“天理”“道”,人類推究、窮盡事物之理,就能對人生的道理豁然貫通。

          東漢書法家、書法理論家蔡邕《筆賦》說:“上剛下柔,乾坤位也;新故代謝,四時次也;圓和正直,規矩極也;元首黃管,天地色也。”初唐書法家、書法理論家虞世南的《筆髓論》贊揚毛筆的筆管“虛心納物,守節藏鋒”,是根據竹子的自然特征而作出的格物比德。具體到書法文化的語境中,“守節”“藏鋒”這兩個詞的含義應該有所延伸。“守節”要求握筆、運筆必須符合規矩,“藏鋒”要求行筆時保持筆頭的正確位置,鋒藏畫中,以確保所寫出筆畫的形態、質感。蔡邕、虞世南的這些論述都是在“格物致知”。

          我們的文化傳統極其重視理論思維,書法領域也是如此。傳統書法理論中的“書道”一詞就體現出這一點。社會上曾經有一種說法:日本人講“書道”,中國人講“書法”。這其實是一種誤解。上海書畫出版社《歷代書法論文選》中大約有45個“書道”,此外還有一些實際隱含了“書道”的“道”。所謂“書道”,是說書法之中有規律、途徑、事理、道義、學問、思想理論體系。“書法”則比“書道”更寬泛。我們更多的時候談“書法”而不是“書道”,體現出一種對于“書道”的敬畏。如果書法創作時有一種“制器尚象”的意識,欣賞書法時懷著一種“格物致知”的心態,這就是“書道”意識。沒有理論,就沒有“書道”;沒有書道,“書法”就只是寫字。

          “立象以盡意”,盡的是什么“意”呢?是“圣人之意”,是天人合一的“天地宇宙之心”,這就是書法蘊含的最高層次的“道”。“中庸”“中和”思想是“圣人之意”的重要內容,是指導書法的重要理論原則。其實每個學習書法的人都必然有思考,有思考也就有理論。只不過很多時候理論思考往往局限于用筆或結體的具體某一方面,或者從神、氣、骨、肉、血某個范疇的單一角度,或者側重于陽剛—陰柔、壯美—秀美之類某個偏好的標準。這些思考可能比較零碎,需要圍繞一個核心加以系統化,而“中庸之道”“中和之美”則是一種基準的、綱領性的審美主張。

          中庸、中和思想能夠給書法帶來什么樣的啟示和要求呢?

          中正、中和要求書法要“誠”

          《中庸》特別強調“誠”,把“誠”作為中庸、中和的重要前提。“誠”與中庸、中和之間有什么樣的邏輯關系呢?“中和”,可以簡明地理解為中正平和。以平和的心態對待問題,才有可能客觀正確。中正平和即可謂“誠”。

          我們用中正平和的心態分析書法的價值,給書法以恰如其分的定位,自豪而不自負。一方面,充分認識書法的特殊性,充分肯定書法的功能意義;另一方面,不要不切實際地肆意拔高書法的地位。熊秉明說:“書法是中國文化核心的核心。”這是一種詩化的表達,并不是客觀準確的學術定位。書法界人士不應夜郎自大,不應自我捧殺。

          書法的確非常高明,但是它可以替代電影藝術嗎,可以取代鋼琴演奏嗎?離開了系統的文化生態,離開了其他的藝術門類,書法可以獨善其身嗎?術業有專攻,我們應該以一種謙虛的態度博采眾長。真正的書法家,應該是一個修養全面的文化人。比如東漢蔡邕,他不僅是書法家、書法理論家,還是畫家、文學家、文學理論家、音樂家。

          強調“中正平和”、強調“誠”的另一點,是要真誠地面對書法這門藝術,虔敬地汲取書法的滋養。《中庸》說:“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險以儌幸。”素位,現在所處之地位。居易,處于平常情況。書法有一個規律“人以書名,書以人重”。顏真卿一直“素其位而行”,“居易以俟命”。安史之亂后,他馬上認識到生逢其時所應肩負的歷史使命,當仁不讓,帶領二十萬人橫絕燕趙,平定叛亂,因此,顏真卿的書法更受推崇。當代書法工作者應該有這種素位居易的精神,自覺反對不切實際的炒作和忽悠。

          “中和”思想讓我們意識到書法的格調追求

          赤裸的生活截面不是藝術。藝術要高于生活,要把生活中的宣泄進行藝術轉化,追求“樂而不淫,哀而不傷”的中和品格。什么樣的書法作品具有中和格調呢?歐陽詢楷書最受推崇的是《九成宮醴泉銘》,因為它既具有歐體典型的謹嚴遒勁,同時不失清逸婉潤,神氣充腴;方整之中不失圓渾,不驚急,不佻達。歐陽通深慕其父書法,其楷書“得(歐陽)詢之勁銳,而意態不及”。從歐陽通的代表作《道因法師碑》可以看出,他將歐陽詢楷書的瘦勁做了夸張的發揮,出鋒峻利,瘦硬清寒,拐折之處一味棱側,骨節槎枒,字勢斂促而不寬和。書法不能僅僅追求視覺沖擊力、表現力,更需考慮要表現的是什么,而不是局限于怎么表現。

          “中和”美學啟迪書法的表現方法

          龐樸曾經將儒家中庸、中和思維的四種表達形式歸納為“中庸四形式”:A而B;A而不A;不A不B;亦A亦B。比如《論語·述而》:“子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這種思維和表達在書法理論中得到了很好的繼承和發揚。比如王羲之《用筆賦》:“藏骨抱筋,含文包質……養德儼如,威而不猛。”孫過庭《書譜》:“違而不犯,和而不同。”劉熙載《藝概》:“凡書,筆畫要堅而渾,體勢要奇而穩,章法要變而貫。”豐坊《書訣》:“違而不犯……”還有:“遒而不褊,疏而不凋……善學虞者和而不流……書要曲而有直體……”還有一些形式上與此不同,但實質一樣,都是叩其兩端。比如:“最不可忙,忙則失勢;次不可緩,緩則骨癡;又不可瘦,瘦則形枯;復不可肥,肥則質濁。”(歐陽詢《傳授訣》)“粗而能銳,細而能壯,長者不為有余,短者不為不足。”(李世民《指意》)這些理論立足于中庸、中和思想,對書法創作的目標追求、身心狀態、環境條件、用筆結體有著非常深入的思考。

          創作條件的“和”是作品風格“和”的前提。隸名王羲之的《書論》說:“若書虛紙,用強筆;若書強紙,用弱筆。”虞世南《筆髓論》、李世民《筆法訣》都說:“欲書之時,當收視反聽,絕慮凝神,心正氣和,則契于妙。心神不正,書則攲斜;志氣不和,字則顛仆。其道同魯廟之器,虛則攲,滿則覆,中則正。正者,沖和之謂也。”孫過庭《書譜》指出:“若五乖同萃,思遏手蒙;五合交臻,神融筆暢。”“和合”,“合”就是和諧、統一,就是“和”。心正氣和的情況下,我們能夠從容地“用柔”。用柔并非只有柔,而是在必要的時候能柔,也能夠以繞指柔生發出百煉鋼。

          “中和”思想有助于更好理解書體標準和書體關系。衛恒《字勢》:“勢和體均,發止無間。”成公綏《隸書體》:“適之中庸,莫尚于隸。”索靖《草書勢》:“守道兼權,觸類生變。”《書譜》:“雖篆、隸、草、章,工用多變,濟成厥美,各有攸宜。”每一種書體都確立了一種自洽得宜的根本規范和評判基準,而各種書體又組合成了一個互補互彰、渾然天成的圓融系統。我們要從獨立性與互濟性兩個維度理解每種字體以及各種字體之間典范性的中和境界。

          “中道”“中和”思想可以讓我們以不偏不倚的態度對待繼承與創新。《書譜》說:“夫質以代興,妍因俗易。雖書契之作,適以記言;而淳醨一遷,質文三變,馳騖沿革,物理常然。貴能古不乖時,今不同弊,所謂‘文質彬彬,然后君子’。”《書斷》說:“右軍開鑿通津,神模天巧,故能增損古法,裁成今體,進退憲章,耀文含質,推方履度,動必中庸,英氣絕倫,妙節孤峙。”“中”是對立因素或者對立面之間的正確之點、最佳之點。“中”因時而變,要“時中”,因時用中,在發展變化著的時代、環境和各種關系中去研究并把握住彼時彼地的“中”。必須懂得“通權達變”。我們之所以會迷戀書法,是因為感受到了它的中和之美;但是面對多變的具體作品面貌容易茫然無措、不得要領,這是因為不懂得“時中”之意。

          “中和”是處理風格、結字、用筆的基本原則。歐陽詢《八訣》:“上稱下載,東映西帶,氣宇融和,精神灑落。”李世民《指意》:“夫字以神為精魄,神若不和,則字無態度也。”總體的精神是:中庸哲學重視陰陽的對立、變化和統一,貴和尚中,相濟相成,和而不同。這種思想在書法理論里體現為形與神、力與韻、正與奇、違與和、纖與秾、藏與露、巧與拙等辯證范疇。這些范疇得到協調、統一之后才能達到一種理想的“中和”境界。

          通過把握中庸、中和思想,能夠讓我們大家創作的書法作品更加豐富而和諧,使我們書法的理論與創作相互促進,更加和諧。書法家要有“道”的自我期許,要積極地讀書閱世,這樣就有可能達到藝術的“中和”境界。書法界、書法學科應杜絕書法本位主義,與社會各界相互學習,共同進步,和諧相處,由此從精神實質上實現中國書法的真正復興,乃至于實現整個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作者:何學森,系首都師范大學中國書法文化研究院教授)

        原文鏈接: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9-08/03/nw.D110000gmrb_20190803_1-11.htm

        (責任編輯:桑愛葉)

        • 0
          表情-挺你
        • 0
          表情-搞笑
        • 0
          表情-傷心
        • 0
          表情-憤怒
        • 0
          表情-同情
        • 0
          表情-新奇
        • 0
          表情-無聊
        • 0
          表情-路過
        你懂的免费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