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beexj"><ol id="beexj"></ol></code>

    <meter id="beexj"></meter>
        <acronym id="beexj"><form id="beexj"></form></acronym>

        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 > 身邊好人 > 好人榜

        【敬業奉獻】李迪:沖鋒在邊疆反恐一線的首都刑警

        撰寫時間:2016-12-02 文章來源:首都文明網

          李迪,男,1985年8月31日出生,中共黨員,北京市公安局刑偵總隊刑警。2007年參加公安工作,他是一名有著豐富刑偵經驗的年輕首都刑事技術業務骨干。2014年2月,受北京市委、北京市公安局委派,遠赴萬里之外的新疆和田進行援疆工作,成為一名奮戰在反恐一線的援疆干部。

          援疆期間,李迪同志克服著反恐一線極度艱苦的生活環境和極度危險的工作環境,遠離新婚的妻子,忍著身體的病痛,發揮黨員先鋒作用,在有限的條件下實現了對援疆工作單位刑偵、刑事技術工作水平的帶動和提升,他將北京的先進手段和精湛技術帶到了新疆,把先進的工作方法無私的傳授給當地,在艱苦的環境下與反恐一線的同志們一起破獲了多起重大敏感案件。為保護當地人民生命和財產安全做出了應有貢獻,為樹立首都公安良好形象起到了較好的推動作用。

          不畏艱險,南疆沙漠徒步追兇8小時

          和田地處南疆,是恐怖勢力活動較為猖獗的地區,維穩形勢嚴峻。在和田期間,李迪冒著生命危險奔赴在反恐一線,期間共處置各類案件現場100余起,其中包括“8.28涉恐殺人案”、“9.25殺人碎尸案”、“3.21爆炸案”等多起涉恐、涉爆的重大敏感案件。他將北京的先進工作經驗、科技手段帶到了新疆,帶到了和田,成為當地刑偵、反恐的重要力量。

          2014年4月1日兵團第十四師轄區發生一起性質惡劣的搶劫強奸案,由于發案當天正值兵團觀摩團到十四師轄區進行檢查、調研工作,此案的發生距參觀團到達二二四團轄區不到半小時時間,案件十分緊急。接到報案后,正在卡點上勤的李迪立即帶領刑偵大隊的民警們第一時間到達現場進行案件偵破。

          和田地區的現場大多是室外現場,現場環境多處于沙漠邊緣,風沙很大,破壞性強,因此想提取到可靠的痕跡物證難度非常大。迎著大風和沙塵,通過現場的仔細勘查,李迪快速、精確地把嫌疑人的作案過程分析出來,并通過分析嫌疑人駕駛的摩托車車輪痕跡沿路追蹤嫌疑人至沙漠腹地。

          由于和田風沙大、沙漠土質軟,難以定形,一陣微風吹過,之前形成的足跡、車輪印記就會消失殆盡,一旦足跡消失,便容易迷失方向,所以進行沙漠腹地的追蹤具有很大的危險性。同時,沙漠追蹤又是極其艱苦的,沙漠并不是我們想象中那樣平整,而是千溝萬壑,需要來回攀爬,再加上要沿路不停的觀察車輪痕跡,分析和排除其他雜亂的車輪干擾,因此追蹤時不能攜帶太多水和裝備。4月雖然還是春天,但中午的沙漠已經炎熱無比。徒步追蹤在沙漠腹地,不到半個小時就會感到汗流浹背,衣衫浸透,口干舌燥,持續在沙漠中行走兩個小時以上便會開始感到無力、脫水。沒有水喝,李迪和同行的干警們只能通過觀察沙漠植物的分布,到沙漠邊緣用手捧起土路邊引水渠里的水,沒有飯吃,只能去嚼隨身攜帶的干囊和咸菜。但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經過近8個小時的追蹤,最終李迪和他的戰友們沿著車輪痕跡將嫌疑人藏匿地點鎖定在沙漠邊緣的一個村落中,成功的抓獲犯罪嫌疑人,使得“4.01搶劫強奸案”于8小時內圓滿告破。經過連夜突審,李迪和他的戰友們又成功的突破了嫌疑人口供,使得嫌疑人交代了2013年在該區域實施的兩起相同性質的案件,成功實現了“以點帶線”的偵破模式。案件告破后,李迪還根據現場提取的足跡,進行了足跡同一認定,成為案件起訴過程中強有力的證據保證。

          或許認定一個足跡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但正是這份鑒定書,卻是十四師公安局有史以來,以自己的刑事技術力量第一次認定足跡、制作的第一份痕跡鑒定書。

          把技術帶到新疆,用真誠贏得認同

          由于在2014年工作中的成績突出,2015年5月,應兵團公安局要求,李迪被借調到兵團公安局刑偵總隊工作。

          借調期間,李迪先后對兵團5624起案件現場進行了質量審核;梳理串并出69串,232起案件;參加一長四必工作考察和工作調研,個人完成1萬9千余字的調研報告,受到兵團公安局黨委的高度重視,局黨委為此作出專門批示。此外,李迪同志全程參與兵團公安局司法鑒定中心實驗室設計和改造工作及資質認證體系文件的編輯工作,為兵團公安機關通過公安部刑事技術資質認證給予了重要幫助。

          除了幫助兵團公安機關進行刑偵基礎建設外,在新疆60周年大慶前夕,李迪連續幫助兵團公安機關破獲公安部督辦的兩起重大敏感案件,為確保自治區60周年大慶平安舉行立下汗馬功勞。

          2015年9月25日晚,第五師伯樂墾區發生一起殺人碎尸案。現場是一個簡陋的平房院落,中心只有一個里外間的土坯平房,由于尸體已經高度腐敗,刺鼻的味道讓很多人都難以忍受,房間內的各種物品擺放非常雜亂,床面上堆放著很多衣物、被褥、藥盒等等,現場勘查工作一直持續了4個半小時的時間,直到凌晨一點才徹底結束。在這期間,李迪和現場的同志們齊心協力,使得整個勘查工作完整、有序,但是卻很少有人知道,在這4個半小時的時間里,他們連一口水都沒有顧上喝。

          由于現場提取的物證較多,回到辦公室,李迪和現場小組又連夜開始對物證進行痕跡檢驗。針對不同物證,利用不同的技術手段對現場提取的物證進行逐一篩查和檢驗,檢驗中,李迪還把每種客體需要什么方法,逐一進行了講解,檢驗工作一直持續了3個小時。最終,李迪通過化學顯現方法,配合特殊光源的使用,在承裝血水的臉盆上發現提取到原本肉眼觀察不到的血漬指紋,并利用圖像處理技術,將指紋圖片清晰化處理,直接比中嫌疑人。就是因為這一枚小小的指紋,使得案件成功告破。

          夫妻異地整八年,吃苦耐勞為刑偵

          提起妻子和家庭,李迪滿心愧疚。2008年,在北京公安工作的李迪與遠在廣州擔任空乘的妻子經人介紹相戀,從此一場異地戀整整持續了八年時間。

          2013年初,李迪與妻子辦理了結婚手續,為了不讓妻子獨自一人在廣州,李迪歷經千辛萬苦才把妻子從廣州調到了北京工作,本以為夫妻兩人可以團圓過上令人羨慕的好日子。可是就在妻子剛剛調到北京工作不久,李迪便接到了援疆三年的命令,原本定于年底的婚禮也被迫推遲,剛剛在北京團聚的夫妻倆又要長久分別。“她一人在廣州工作了5年,剛把工作調到北京,我又要離開北京三年。”說起對妻子的愧疚,堅毅的李迪不禁哽咽,縱使他使盡全力的忍著,卻依然沒有阻止淚水悄然落下。

          有一次,李迪的妻子單位組織家屬春游活動,看著同事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樣子,李迪的妻子格外的羨慕,不過每當聽到李迪又一次破案的好消息后,她也格外的欣慰。“再等他一年,我們就整整異地戀8年了。我很心疼他,他一個人在那邊,又是最危險的地方,身上又有傷,條件又差,我真的很擔心……”提起李迪,妻子總是難以掩飾內心的牽掛。

          援疆期間,由于案件偵破的需要,李迪經常要與同志們一起深入一線,在反恐維穩形勢最為嚴峻的地區與犯罪分子進行戰斗。2015年冬天,北京天降大雪,李迪的父親因為路滑頭部嚴重摔傷的情況下,李迪也因為緊張的援疆工作而沒能回家探望。每當提起這些,李迪總是感到無比愧疚,忍不住淚水悄然滑落。但就是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李迪依然堅持著走在援疆的道路上,依然堅持著認真完成好自己的使命。

        你懂的免费影院